<acronym id="vkegm"></acronym>
<samp id="vkegm"><legend id="vkegm"></legend></samp>
<p id="vkegm"><listing id="vkegm"></listing></p>
<samp id="vkegm"></samp>
<var id="vkegm"><em id="vkegm"></em></var>
<samp id="vkegm"><em id="vkegm"><blockquote id="vkegm"></blockquote></em></samp>

<p id="vkegm"><dd id="vkegm"></dd></p>

<var id="vkegm"></var>

<p id="vkegm"></p><button id="vkegm"><dd id="vkegm"><i id="vkegm"></i></dd></button> <p id="vkegm"></p>

<p id="vkegm"><dd id="vkegm"></dd></p>
<delect id="vkegm"><em id="vkegm"></em></delect>

<delect id="vkegm"></delect>
<p id="vkegm"><dd id="vkegm"></dd></p>
海東日報首頁

綠絨蒿(外五首)

2023-11-10 09:41:09 來源:海東日報 點擊:

生息 張傳榮 攝

□陳勁松

無法觸及的謎底

得以解答

一種虛幻之美

在海拔四千米處

真實地呈現出來

猶如瓦藍天空俯下身子

雖然只是細小的碎片

風一觸及

還是會帶來

長久而純凈的眩暈

只是那種純凈

會用細密而鋒利的尖刺

推開我們

拉布鄉吾海溝

1

相對于一場若有若無的小雨

或是一只在細雨中

側身飛過的蝴蝶

草原上的我們

顯得如此笨拙

溪水從遠處的山上垂掛下來

水聲懸浮,和花香

具有某種相似性

2

七月末,時光的鋒刃上

擠擠挨挨

蜂擁著那么多的花朵

這恍惚的海洋

遺落的濤聲

黯然作響

相對于山間的風

我是失語的

3

漫山遍野的黃:

這絕不讓人絕望的金箔

風只輕輕彈撥

并不說出它們的名字

在拉布鄉吾海溝

有一小段路

與那么多花朵同行

我在山坡上

無論叫你格桑

還是錫金報春

都請你

回過頭來

4

接受一場雨

也接受微風

輕輕搖曳

我和你們

分享了一陣

細小而幸福的戰栗

通天河

急于擺脫

身后緊跟的雪山

泥沙俱下,率性奔流

還沒有學會

下游靜水深流的深沉

在玉樹的幾天里

日日相見

看見了一條大河的童年

曲麻萊、稱多、治多、玉樹

所到的每一處

那條河

總在身邊繞來繞去

喋喋不休的話語縈繞在耳邊

像個一刻不閑的調皮孩子

忽有一日

大河絕塵而去

蜿蜒向東

河水寫下:

每一刻的相見,即是別離

在白塔渡口

浪聲急

薄暮陡峭

渡口被歲月拆解

過河的人

集體穿過了泛黃的時間

白塔靜立

大河讀經

一個滿頭白發滿臉笑容的

藏族老人

和每一個到來的人

額頭相抵

說著我聽不懂的祝福

那些祝福

會把每個人

送往你想象的大河的彼岸

同行的朋友告訴我

那個藏族老人的前半生

不會說話

有一天她忽然來到這里

開始在這個渡口的白塔邊生活

也已繞塔轉經度過了幾十年

有一天

她忽然開口說話

我知道

那是她從某個彼岸

回來了

小景:草原秋日

草原上的草

在秋風到來之前

已從山頂向山腳

一點點,枯黃下來

羊群也從山頂

走向山腳

它們跟隨著青草的腳步

而青草

聽命于秋風

風吹草低

衰草接天

最先黃起來的那棵小草

多像一個悲壯的誘敵深入的

戰士

正把秋天引向

更遼遠的深處

季節河

像榮了又枯的野草

它們在時間里現身

又一次次隱藏

高地之上

詞語閃光

星辰俯照

河床龜裂

逝者如斯夫

惟時間的異獸奔突

茫無際涯

那些披頭散發的河流

如我裹緊背影的父兄

他們遠走他鄉

從未留下姓名


版權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海東日報 版權均屬海東日報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單位和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

  

2、已經本網書面授權使用作品的媒體、網站,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及作者”。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依法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a毛片免费看全部播放_亚州AⅤ中文Aⅴ无码Aⅴ_人妻av无码专区hd_实国产乱子伦对白视频不卡_欧美日韩国产在线精品特黄_国产一级精品高清一级毛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