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vkegm"></acronym>
<samp id="vkegm"><legend id="vkegm"></legend></samp>
<p id="vkegm"><listing id="vkegm"></listing></p>
<samp id="vkegm"></samp>
<var id="vkegm"><em id="vkegm"></em></var>
<samp id="vkegm"><em id="vkegm"><blockquote id="vkegm"></blockquote></em></samp>

<p id="vkegm"><dd id="vkegm"></dd></p>

<var id="vkegm"></var>

<p id="vkegm"></p><button id="vkegm"><dd id="vkegm"><i id="vkegm"></i></dd></button> <p id="vkegm"></p>

<p id="vkegm"><dd id="vkegm"></dd></p>
<delect id="vkegm"><em id="vkegm"></em></delect>

<delect id="vkegm"></delect>
<p id="vkegm"><dd id="vkegm"></dd></p>
海東日報首頁

下課鈴響后一些學校仍然靜悄悄 課間10分鐘怎么就消失了?

2023-11-08 09:19:41 來源:法治日報 點擊:

“我家孩子已經三年級了,課間還不怎么敢出教室玩,活動范圍基本就是腳下四塊磚。”北京市朝陽區學生家長張先生向《法治日報》記者吐槽道,“除了上廁所、體育課等之外,他們老師根本不讓孩子出教室,課間讓班干部盯著,誰隨便出去就扣整個小組的分,所以沒人敢出去。”

為此,張先生曾和老師深入溝通過,并明確反對這么做,但事情并未得到改變。

連日來,有關“課間10分鐘”的話題引發社會廣泛關注。不少學生、家長和網民反映,一些中小學限制學生課間活動,“連樓道都不可以去”“不能隨意離開座位”“不能高聲說話和跑跳”。

課間10分鐘,俗稱“小課間”,是中小學生調節學習狀態、緩解疲勞和相互交流的重要時段。教育部制定的《未成年人學校保護規定》明確要求,不得對學生在課間及其他非教學時間的正當交流、游戲、出教室活動等言行自由設置不必要的約束。

多位業內人士近日接受記者采訪時指出,一些中小學要求學生在小課間不能隨意離開教室的做法違反相關規定,不僅會壓抑孩子們的創造力和想象力,還不利于他們的身體發育,有損身心健康,建議學校、家長和社會綜合施策、協同育人,真正實現“一切從孩子出發”。

學校限制孩子課間玩耍

擔心發生意外“吃官司”

記者近日走訪北京市幾所小學發現,由于學生被要求課間10分鐘不能隨意離開教室,哪怕下課鈴響了,校園里仍然很安靜。

廣西、山西、河南等地一些小學也存在類似現象。

來自廣西南寧的學生家長張女士告訴記者,她兒子所在學校“禁止學生課間到樓下操場、籃球場或乒乓球場自由活動,都是限制在教室門口活動”。

山西太原有家長反映,以前課間休息的10分鐘,孩子還可以出樓道去連廊活動,但不可以去操場,最近連樓道都不可以去,課間10分鐘只可以去打水、上廁所。

河南鄭州有家長稱,孩子所在小學課間10分鐘只允許接水、上衛生間,在走廊里走動下,每天的課間操也只有下午可以在戶外開展,孩子大部分時間都待在教室里。

除小學外,一些中學也存在約束學生小課間活動的現象。北京市海淀區某中學一名學生家長接受記者采訪時提到,他兒子前幾天被老師批評了,因為“違反規定在小課間下樓打籃球,容易出現意外”,老師還叮囑他給孩子好好上一課。

實際上,“課間10分鐘消失”現象由來已久。2019年一項針對1900多名家長的調查顯示,75.2%的家長認為身邊中小學“安靜的小課間”現象普遍,且在小學最為突出。

這些學校的課間10分鐘是怎么消失的?

不少受訪家長認為,主要原因是學校和老師為了方便管理、減少麻煩。而多名老師接受記者采訪時無奈表示“身不由己”,主要是因為場地有限、人員密集,學生在操場上玩耍時容易出現磕碰等意外情況。一旦發生意外,老師、學校就可能“吃官司”。

北京市海淀區一名肖姓老師說:“之前我們班是能出去玩的,課間全校就少數幾個班的學生在外面亂跑,但是被個別家長找了幾次事后,我也不敢讓他們出去了。說實話,這很難不影響我對學生課間活動的態度。特別有的家長動不動就要求查走廊監控,有點磕碰立刻投訴,真的沒辦法。”

北京市朝陽區一名老師也提到:“任何情況下,孩子在學生發生意外傷害,班主任都要緊急調課求人看班,陪著去醫院看病,還有后續的家訪。嚴重的,比如撞到牙齒了,說不定接下來一年都不得安生。我是二年級的班主任,這周已經陪著去了兩次醫院。你說怎么敢課間把孩子放出去玩?”

這些老師的擔憂并非毫無根據。公開資料顯示,某地法院近年來審理的29起校園人身傷害類案件中,91%發生在課間或放學期間,86%發生在操場和教室。從判決結果看,學校被判承擔30%以上責任的占比50%,原因是“學校教育、管理不到位,安全隱患未排除和未能及時救助”。

還有一些家長過度期待“望子成龍”“望女成鳳”,也是其中一個原因。采訪中,有家長表示,“取消課間活動,可以節省一些時間讓孩子多看幾頁書、多做幾道題”。有老師對此提出,為了不辜負家長的期待,就要抓緊一切時間讓學生多學習。

此外,場地的客觀條件限制不容忽視。多名教師反映,不少城區學校教學樓建得比較高,小課間只有10分鐘,學生跑上跑下電梯不夠用,樓道狹窄容易產生擁擠踩踏風險。而且,市區學校的操場規模小、孩子多,活動空間十分有限。

“課間10分鐘消失現象背后,不僅是教育理念是否先進的問題,也有著復雜的現實原因。比如,由于建筑設計等問題,校園空間不足。對于一些滿負荷甚至超負荷運轉的學校來說,校園空間更顯逼仄,讓學生課間走出教室,確實有難度。”教育領域研究者李一陵說。

他去湖南多地中小學調研時發現,有一所學校占地面積不到10畝,全校擁有3000多名學生,“有的樓梯窄得只能一個人通過,課間10分鐘怎么可能讓學生下樓,也就在走廊玩一玩”。據他介紹,這所能讓學生在課間“去走廊玩一玩”的學校,還是體育老師當校長,“可能相對重視體育一些,其他學校就不好說了”。

壓抑天性影響身心健康

多地鼓勵增加課間時長

2021年9月起施行的《未成年人學校保護規定》要求,學校不得設置侵犯學生人身自由的管理措施,不得對學生在課間及其他非教學時間的正當交流、游戲、出教室活動等言行自由設置不必要的約束;學校應當完善管理制度,保障學生在課間、課后使用學校的體育運動場地、設施開展體育鍛煉。

教育部辦公廳還曾專門印發《關于進一步加強中小學生體質健康管理工作的通知》,要求“每節課間應安排學生走出教室適量活動和放松”。

多位業內人士認為,這些規定和要求,初衷良好,既體現了對教學、教育規律的尊重,也體現了對孩子成長所需要的呵護。如今課間10分鐘被過分約束的做法違反教育部相關規定,也是學校管理粗放、懶政的表現。嚴格限制中小學生課間活動范圍、活動強度,雖然可以減少意外發生的概率,但不利于廣大孩子的健康成長。

“讓活潑愛動的孩子,猶如生活在‘籠子’的束縛中,不僅會壓抑他們的創造力和想象力,也不利于身體的發育。學校管理者作為教育領域的專業人士,比其他人更明白‘圈養’這種管理方式對青少年天性的壓抑、對身心健康的損害、對‘五育’并舉育人理念的背離。”李一陵說。

根據權威機構發布的《中國國民心理健康發展報告(2021-2022)》和《2022國民抑郁癥藍皮書》,青少年群體有14.8%存在不同程度的抑郁風險,高于成年群體;18歲以下抑郁癥患者占總人數的30.28%,50%的抑郁癥患者為在校學生。

還有媒體報道稱,青少年心理咨詢門診量呈現逐年上升的趨勢,其表現是“情緒低落、注意力難以集中、拒學厭學、人際沖突頻率變高等”。

“過分約束孩子們的課間10分鐘,會壓抑他們的天性,并且長時間待在教室,可能會精神倦怠,無法放松身體和頭腦,也不利于集中精力上好下節課,時間一長可能會產生厭學情緒。”在湖南長沙執業的心理咨詢師黃愛香告訴記者,小課間走出教室適當運動、活動四肢,可以舒緩學習壓力、促進人際交往,有利于學生的身心健康。

不過現實中,也有一些學校很重視對“課間10分鐘”的利用,鼓勵孩子撒歡。

記者梳理公開報道發現,有些學校利用課間10分鐘開展豐富多彩的戶外活動。比如,吉林省長春市外國語實驗學校小學部開辟了籃球、排球等活動區域,學生可根據個人興趣選擇。河北省邯鄲市叢臺區連城小學不僅配有籃球、足球和羽毛球等運動設備,還在教室里配備了圖書、象棋和五子棋等物品,便于學生課間取用。

山東省日照市山海天實驗小學將學生們“攆”出教室。“課間10分鐘,本來就是讓孩子們玩的。學校要求老師別拖堂,讓孩子們都出去放松一下。”該校副校長黨新龍接受媒體采訪時說,課間10分鐘時間雖短,但舒緩作用大,不能忽視。在學校的引導下,這一做法得到老師們的認同和響應。每當下課鈴響,該校的老師們就會立即下課,孩子們則紛紛沖出教室玩耍。

多地教育部門發文強調,學校要在課間引導學生走出教室,確保中小學生課間活動時間。比如,今年10月31日,四川省成都市教育局發布《關于合理安排作息時間促進中小學生健康成長的通知》,鼓勵學校適當延長課間休息時間,引導學生走出教室通過適度活動或遠眺等方式放松。老師不得采取拖堂或其他方式擠占學生課間休息時間,不得對學生課間活動設置不必要的約束。此外在保障體育課的基礎上,學校每天統一安排不少于30分鐘大課間體育活動。

今年9月,浙江省教育廳辦公室發布的“關于開展第7個近視防控宣傳教育月活動的通知”中也提到,引導學生課間走出教室活動、遠眺,保障學生每天校內、校外各1個小時體育活動時間,鼓勵有條件的學校學生校內戶外活動達到2小時。

凝聚各方共識打破僵局

學校創新管理優化布局

受訪專家認為,把課間10分鐘還給孩子,需要學校、家長和社會綜合施策:相關部門應細化校內安全事故有關的法律法規,明確學校和老師的責任;學校和老師應加強對學生的安全教育,指導孩子進行有益的課間活動,采取增加防護設施、派設巡查老師等安全措施;家長應充分理解、信任學校和老師,出現問題積極溝通,依法理性維權。

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少年兒童研究所副所長、副研究員張曉冰認為,學校、家長、社會對侵權責任的認知有待提升。“民法典規定,無民事行為能力人在幼兒園、學?;蛘咂渌逃龣C構學習、生活期間受到人身損害的,幼兒園、學?;蛘咂渌逃龣C構應當承擔侵權責任。但是該條款還規定,能夠證明盡到教育、管理職責的,不承擔侵權責任,所以實踐中并不是根據場所來確定因果關系及責任分配,家長不能因為孩子在學校發生意外就全部歸責于學校。”

她提出,根據民法典規定,學校與其他主體的責任分配是較為明晰的,法律并未要求學校承擔一切侵權兜底責任,即并未要求學校承擔無過錯責任,而是承擔過錯責任。比如,學校提供證據證明有較為完善的安全管理制度,對學生進行了必要的日常安全教育及提醒,事后第一時間進行了應急處置和救助,那么就可以證明學校不存在過錯,無需對學生遭受的損害承擔賠償責任。因此,學校不必因為擔心家長及社會的苛責而過度限制學生的課間活動權利。

“實際上,學校的安全壓力,很大一部分來自家長和社會。愛打愛鬧的孩子在校園內磕磕碰碰是常事,但如果孩子磕碰了一下,家長就要興師動眾找學校的麻煩,無休止地鬧事,學校自然不敢放手讓孩子走出教室。這部分家長,既想讓孩子在開闊的空間內成長為身心健康、陽光開朗的青春模樣,又不愿意承擔任何風險,讓學校和老師背負無限責任,這無疑是一種不切實際的想法。要化解安全顧慮,既需要有合理的保障機制,用法律為學校撐腰,也要有敢于擔當的學校管理者,更要有通情達理的家長。打破僵局,就在于凝聚家校乃至于全社會的共識。”李一陵說。

李一陵建議,就一些學校校園空間不足的客觀限制來說,除了要求學校管理者創新方式、探索現狀下的改進措施之外,還需要教育主管部門從區域教育均衡發展等層面逐步化解問題,“一些學校之所以滿負荷甚至超負荷運轉,既與人口高峰期來臨有關,也與區域內教育發展不夠均衡有關。區域內的一些學校受到重點關注,成為熱門學校,不得不容納更多的學生,加劇了空間的逼仄,也限制了學校的辦學選擇”。

“可以期待的是,伴隨著學齡人口回落,學位供需矛盾將緩解,將為學校釋放更大的育人空間,但前提仍然是區域、校際均衡。另外,優化校園空間布局也是解決問題的有效途徑。這要求在改建、擴建以及新建學校時,采用科學的建筑設計理念,為學生留足教室外的活動空間。”李一陵說。

“學校應當加強安全防護能力,健全完善安全管理制度,確保安全防護設施齊全,為學生提供規范、安全、友好的室外活動環境。”張曉冰建議,學校定期開展必要的安全教育,提升學生的風險防范意識,告知潛在安全風險,列舉危險地點、危險行為方式,教會學生如何避險、如何應對緊急情況;開展自護能力培養訓練,提升學生獨立思考能力;加強教職工有效管理,及時制止學生的危險行為;完善通知救助制度,定期檢查監控設備,確保設備正常運作。

“與此同時,父母應當與孩子建立信任、可靠的親密關系,教會孩子自我保護,既保護自己不受傷害,同時也不傷害他人。”張曉冰說。

版權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海東日報 版權均屬海東日報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單位和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

  

2、已經本網書面授權使用作品的媒體、網站,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及作者”。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依法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a毛片免费看全部播放_亚州AⅤ中文Aⅴ无码Aⅴ_人妻av无码专区hd_实国产乱子伦对白视频不卡_欧美日韩国产在线精品特黄_国产一级精品高清一级毛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