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vkegm"></acronym>
<samp id="vkegm"><legend id="vkegm"></legend></samp>
<p id="vkegm"><listing id="vkegm"></listing></p>
<samp id="vkegm"></samp>
<var id="vkegm"><em id="vkegm"></em></var>
<samp id="vkegm"><em id="vkegm"><blockquote id="vkegm"></blockquote></em></samp>

<p id="vkegm"><dd id="vkegm"></dd></p>

<var id="vkegm"></var>

<p id="vkegm"></p><button id="vkegm"><dd id="vkegm"><i id="vkegm"></i></dd></button> <p id="vkegm"></p>

<p id="vkegm"><dd id="vkegm"></dd></p>
<delect id="vkegm"><em id="vkegm"></em></delect>

<delect id="vkegm"></delect>
<p id="vkegm"><dd id="vkegm"></dd></p>
海東日報首頁

共和溝:書寫民族融合的崢嶸歲月

2023-11-07 07:43:46 來源:海東日報 點擊:

兩山夾持中的共和溝

□祁萬強

從當下高科技的衛星地圖鳥瞰青海的河湟谷地,你就會發現這是一片由黃河一級支流屬性的湟水,以及黃河在青海高原東北部所包夾而成的一片三角形地帶。在這片三角形的地帶中,今天行政區劃上的海東市樂都區,由于湟水河千萬年來的沖刷,形成了一條長長的谷地。

如果說穿境而過的湟水河是粗壯的樹干的話,那樂都南北山溝壑中大大小小的支流,就是這棵地貌之樹的一條條枝丫。在這些枝丫中,有一個叫共和溝的地方,它似渺小,卻又神秘莫測。走進這里,就會聆聽到亙古的高原鐘聲悠遠長鳴般地在這里回蕩,還能感受到多彩的民族文化遺存在這里悠久而又深邃的濃郁氛圍。

高原先民 依水而居的最初選擇

在探究共和溝地名之前,先讓我們分析一下它所處的地理位置和自然環境吧。

地球上地形類型紛繁多樣,由高原、山地、平原、丘陵、盆地等多種地貌組成。據有關人類學家研究,我們的祖先最初居住在高原山地,隨著人類的進化和生產工具的提高,逐漸移動到了河谷地帶和平原地區。

今天的樂都區共和鄉地處湟水谷地北側山地、丘陵之中。主要山脈有松花頂、遼過頂、大頂山等,屬大陸性高原氣候。地形是影響人類居住的決定性因素,自然環境是制約我們生存的先決條件。故而,共和溝這個水源豐富、陽光充沛的區域,自然成了高原先民生存的首選場所。

松花頂,這是一座神秘的大山,這里是樂都區和互助土族自治縣天然的分界線。由于海拔4055米,山頂氣候寒冷,每當川谷地區雨季之時,山頂上卻往往是雪花飛舞。也正是由于常年高山雪水的消融,涵養了豐富的水系。水源是人類賴以生存的先決條件,因為如此,世代以來人類賦予了它關乎延續生命的光環。故而,當地人對這座大山便有了“北山總神”“北山爺爺”這樣的尊稱。

正是因為有了松花頂、遼過頂等山系的存在,造就了共和溝中山地、丘陵、平原、林區等眾多地形地貌,甘甜的泉水、溫暖的陽光、珍稀的動物、豐富的植被等先天條件,極其適合人類的生存。

與此同時,共和溝地理位置隱蔽、山路崎嶇難行,在歷史上王朝更迭、戰火紛飛的不同年代,絕對是安于一隅的“桃花源”。進入溝壑的紅豁峴,扼守溝壑的咽喉之地可謂是易守難攻。再進入山溝中,地勢險峻的紅崖灣更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氣勢。而且,這樣天然的理想軍事位置,在這條蜿蜒曲折的溝壑中可以說是遍地皆是,任何一處的一次伏擊,就可能讓冷兵器時代的一支軍隊有來無回。

具備了人類生活的自然條件,再加上安全的生存場所,共和溝歷來就成為了高原先民繁衍生息的地方。讓我們撥開歷史的重重迷霧,以時間的先后為主軸,根據史料記載和現有遺存,來看看它的懷抱中究竟有哪些民族曾在這里引吭高歌。

不同民族引吭高歌的歲月華章

早在秦漢以前,今天的樂都這片區域屬于羌戎之地。所謂的“羌戎”就是泛指我國古代西北部的少數民族,主要以游牧打獵為生。

無弋爰劍,可以說是最早見于史書的青海羌人的歷史人物。“無弋”為羌語,意思是奴隸;“爰劍”是他的名字,由于他是秦國的奴隸,便有了無弋爰劍這樣的稱謂。他可以說是最早見于史籍的青海人,向羌人傳授了中原先進的農牧業生產技術,羌人在青海高原上,首先培育了麥類(柳灣墓地出土的彩陶中有麥粒便可以說明),后來傳入中原地區,成為主要的糧食作物之一,羌人也是世界上最早善于馴養家畜的民族之一。

無弋爰劍的后裔在湟水流域繁衍生息,他的子孫遍及青海、西藏、甘肅、四川等地,留在青海的是他的長房曾孫忍和舞。到秦漢之時,他在青海的羌族子孫已分為多個部落,雄踞青海高原。

到了漢武帝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漢朝的軍隊開始從中原進入了湟水河流域后,今天的樂都地區便歸入了漢王朝的版圖。隨之而來的漢民族,開始大規模的與當地少數民族雜居共生、休戚與共。

在這樣一個大的歷史環境背景之下,共和溝的原始土著民族開始逐步接納其他的民族。從南北朝鮮卑族在今天樂都區建立的南涼王國,到唐王朝置鄯州都督府,使樂都一度成為西北地區的政治、經濟中心。再到元朝時期蒙古人的入駐,以至于明清以來碾伯右千戶所等行政管理機構的設置,不同的民族在這片土地上融合發展,并逐漸形成了新的民族。

在清朝康熙年間任碾伯所千總的李天祥編撰的《碾伯所志》一書中,對當地的番族記載中就有虎狼族、拉雜族、麻家族、迭爾溝族等90個民族之多。這些不同時期的民族,在這里生產生活的過程中,留下了鮮活的歷史遺跡,城堡便是其中的元素之一。

在人類的生存危機面前,城堡是戰爭中最可靠的防御方式。面對充滿沖突、對抗和殺戮的時刻,它自然是躲避戰亂風暴最安全的港灣。

2008年,青海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專家對樂都境內16處,保存相對較好且地理位置較為重要的堡寨做了全面的調查,位于共和鄉祁家堡村中的祁家堡便在其中。

在這次調查中,讓工作人員為之驚嘆的是,這個黃土夯筑的城堡,墻體的底寬竟然達到了3.6米。雖然目前只剩下了一些殘垣斷壁,可單單從這一數據就不難推測它曾經的規模。然而,遺憾的是城堡內的歷史設施已經蕩然無存,也沒有相關實物的出土記載。

值得欣慰的是,考古人員根據《西寧府新志》卷十二《建置·堡寨》中“祁土司祁家堡,城西北二十五里”的記載,以及今天碾伯鎮所處的地理方位和公里路程數據推測,這個古城遺址應該就是祁家堡村,修建年代大概是明清時期,并且與當時的土司駐地或地方衙門有關。

說到這里,不得不提及一下東祁土司。東祁土司是明清時期河湟地區影響力較大的土司,在《清史稿·土司六》中有這樣的記載:“碾伯縣:朵爾只失結,蒙古人。元甘肅行省右丞。明洪武四年,投誠。六年,授西寧衛指揮僉事……”

朵爾只失結,原本是駐扎在今天甘肅張掖一帶的蒙古族部落頭領。元朝時,任甘肅行省右丞一職。到了明朝末年,他才率部移居河湟谷地。明太祖朱元璋時期,朵爾只失結歸順朝廷,并為明朝開國立下了功勛,因此被明王朝授予宣威大將軍,世襲西寧衛指揮僉事,并受封成了湟水流域的一個大土司。

東祁土司自洪武六年(公元1373年)受封,到“中華民國”二十年(公元1931年)廢除,一共經歷了500多年,他的子嗣分布在了樂都的很多區域。如今,共和鄉的高營村、祁家堡村等地,都有很多祁姓,均為蒙古族。并且,還遺留了大量具有蒙古族元素的地名。上述的祁家堡是否為東祁土司曾經設立的辦事處,或者是其中的一個族別修建的,這一切都無法給出肯定的答案。但是,可以推斷它與之在某種程度上有一定的密切聯系。

世紀的長河奔騰不息,歷史的蒼穹云卷云舒。曾經《碾伯所志》記載的所治西境、北境,也就是今天共和鄉大部分行政區劃內的喇爾干族、噶喇日臺子族、小河爾族、小巴的族、麻家族、拉雜族、上扎爾族等罕見而生僻的稱謂,這些永遠留在了發黃的史料中。他們在民族融合的大趨勢下,最終形成了今天的漢族、藏族、土族、蒙古族,從而也成了共和溝今天最主要的民族構成。

地名要素多元一體的血脈相連

人類的語言被譽為歷史的活化石,更是映照文明進程的一面鏡子。因為,有了語言才會有交流、記錄、文字,以及對每個區域的稱謂。了解或知曉一個地方,往往也是從它的名稱開始。

根據官方公布的資料,共和鄉這個稱謂最早是在1952年出現的,青海解放后不久,還一直在沿用舊制稱努木鄉。從中可以顯而易見,共和、紅光、光明等地名,都帶有一個時代的紅色記憶,共和鄉的命名也應該是如此。

出生在共和溝的我,記得爺爺在世的時候經常說我們是“弩木只溝”(也發音為“弩木赤溝”)的人。對于“弩木”二字,多年來我一直在尋找出處。有一天,當我讀到李永新先生的《白草臺文叢》時,從他發掘的《李氏家譜》中看到了“弩木之北”的文獻記載。同時,《碾伯所志》中《莊堡》這一小節里也出現了“弩木只溝莊”的這一地名。

地名“弩木只溝”中,“溝”是漢語,意思很容易理解??墒?,“弩木只”究竟是何意,我一直不得其解。對于我的疑惑,青海省蒙古族研究會的尼瑪老師給出了解釋。出生于海北草原上的尼瑪是土生土長的蒙古人,上學期間他主修的是藏語言文學專業,精通藏語和蒙古語的他絕對是我身邊的活字典。他從發音推斷,“弩木只”是古蒙古語“弩木其”的變音,意為“經學之地”或者“經文之地”。俗語來講,就是說這個地方的人非常有學問,能很好地誦念經文。

后來,經過尼瑪老師的引薦,我有幸認識了出生于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的青海著名蒙古族學者斯琴夫先生。從小就學習蒙古語文字的他認可了尼瑪老師對“弩木只”這一地名的解釋。同時,又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弩木只”在蒙古語中有很多相同的發音,但文字的表述卻不同,這與漢語中很多同音不同意的詞語是一樣的。這個發音還有一層意思就是“射弓箭之地”,言下之意是指這里有很多優秀的弓箭射手,是出神箭手的地方。

聽到這樣的解釋,我終于對自己生長的地方有了一定的了解,也從遺留的古地名推斷,這個在今天被稱為“共和溝”的地方,早期曾是蒙古族生活的家園之一。因為,至今口耳相傳的有些含有蒙古元素的地名,就是最好的說明。

和我一同居住在西寧的母親,雖然已是古稀之年了,可時常還會說起故鄉莫霍灘里那塊曾耕種過的最肥沃的田地。我曾問母親“莫霍”是啥意思,母親說老一輩人都是這樣叫的,可并不知道究竟是何意。又是尼瑪老師給出了答案:“莫霍”為蒙古語,意為蛇。“莫霍灘”也就是蛇灘的意思。得到這一回答后,我問母親是不是以前那一帶的灘地里有蛇出沒。老人驚訝地問,早早就跟隨父親來到縣城生活的我是如何知曉那一帶有蛇的?

共和溝相對處于一個封閉的環境,它不是交通要道、更不是貿易重鎮,世代生活在這里的居民沒有受到過多外來因素的干擾。也正因為如此,這里保留了大量的古語言、古稱謂。“失禮而求于野”,說的就是這個道理吧。

后來,我一直向身邊的學者不斷請教,搜尋當地地名所包含的文化內涵。今天的高營村,很有可能就是蒙古語“高楞”的變音,意為河流,也許這個村落所處小河邊而得名的吧。其實,青海有很多這樣的地名,湟源縣的小高陵地處藥水河旁,它的地名很有可能也是由此而來。

具有這樣含義的地名,可謂是數不勝數。沙沙梁,蒙古語意為有鎮妖小塔的梁地;腦峁山,蒙古語意為碧綠的山地;石板溝,其實是蒙古語石板兒太,這是一個蒙語和漢語結合后的新名詞,在蒙古語中意為沼澤地。今天地處大山腳下的樺林村,很早以前被老人們稱為“虎石梁”,其實它的原意為“樺樹多的地方”,正好與現在的村名和植被現狀是相吻合的。只不過,在千百年流傳中,由于口耳相傳,有些蒙語地名在漢譯時發生了變化而已。但是,在根底上此地的部分語言、習俗、信仰等,仍然系于“蒙元”這個靈魂柱體。

與此同時,今天的共和鄉的好多村名,還富含有藏語元素,這也有可能是這片區域與互助華熱部落接近的緣故吧。拉日村,“拉日”是藏語,意為神山;灑龍村,“灑”在藏語發音中意為雪豹,“龍”和“隆”是一個發音,只是在音譯中書寫不同,也是藏語,意為溝,綜合起來就是“雪豹溝”,也可以理解為“雪豹出沒的地方”;拉科村,“拉科”是藏語,意為高處的臺沿,從今天的地理位置來判斷正好相符;克什加村是由于地處當地的克什加嶺而得名,藏語意為單辮子,可能與生活在當地部落居民的發飾有一定的關聯……

當明白了這些地名的含義后,我有些許的自豪。這樣的感受,也許代表了許許多多在地名文化熏陶下長大的人們的共同心聲。這個作為一個地方集體記憶的載體——共和溝,已經作為血和肉熔鑄進了每一個當地人或走出這片土地的人的生命里和血液里。

傳承地名文化資源的歷史文脈

一個地名,就是一座文化基因庫,也是一首濃濃的鄉愁曲。在這里,筆者希望通過分析共和溝的自然環境、地理位置、民族遷徙、地名含義,來詮釋共和溝所承載的自然人文發展歷史。

在青海這片可愛的土地上,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源遠流長、頻繁廣泛,各民族文化互鑒融通、交相輝映,這些通過很多地名得以彰顯。

例如:河南蒙古族自治縣的優干寧,這個地名就是蒙語和藏語合成的地名。其中,“優干”是蒙古語方言詞,意為漢族,“寧”是藏語,意為陽坡,合成后便是“漢族人經商的陽坡”。果洛藏族自治州達日縣的桑日麻,藏語意為“隱蔽的部落”等等,這些一地雙名、混合語地名也從語言上真實地反映了各民族之間雜居、交往的情況。

傳承地名文化資源,挖掘地名文化內涵,是構筑中華民族共有精神家園,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有效路徑??梢砸龑Т蟊娫?ldquo;知來路”中“明去路”,喚起根植于人們心中的家鄉情結與熱土情懷,進一步弘揚新時代愛國主義精神。通過探究當地人文歷史和文明傳承,注重發掘傳播地名所蘊含的當代價值,才能有效增強人文環境軟實力,打造當地亮麗的地方名片。

一部青海的歷史,就是一部各民族交融匯聚成多元一體的中華民族的歷史,就是各民族共同締造、發展、鞏固統一的偉大祖國的歷史。


版權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海東日報 版權均屬海東日報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單位和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

  

2、已經本網書面授權使用作品的媒體、網站,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及作者”。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依法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a毛片免费看全部播放_亚州AⅤ中文Aⅴ无码Aⅴ_人妻av无码专区hd_实国产乱子伦对白视频不卡_欧美日韩国产在线精品特黄_国产一级精品高清一级毛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