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vkegm"></acronym>
<samp id="vkegm"><legend id="vkegm"></legend></samp>
<p id="vkegm"><listing id="vkegm"></listing></p>
<samp id="vkegm"></samp>
<var id="vkegm"><em id="vkegm"></em></var>
<samp id="vkegm"><em id="vkegm"><blockquote id="vkegm"></blockquote></em></samp>

<p id="vkegm"><dd id="vkegm"></dd></p>

<var id="vkegm"></var>

<p id="vkegm"></p><button id="vkegm"><dd id="vkegm"><i id="vkegm"></i></dd></button> <p id="vkegm"></p>

<p id="vkegm"><dd id="vkegm"></dd></p>
<delect id="vkegm"><em id="vkegm"></em></delect>

<delect id="vkegm"></delect>
<p id="vkegm"><dd id="vkegm"></dd></p>
海東日報首頁

前河:蝶飛蜂舞的地方

2023-10-31 09:42:56 來源:海東日報 點擊:
 

□文/楊琪昌 圖/李景鵬

這里有經久不衰、獨具濃郁地方特色的太傅表演;這里山花爛漫,處處油菜花香,蝶飛蜂舞;這里有成片的大蒜種植,每當微風吹過,蒜香四溢。這里,便是海東市民和回族土族自治縣前河鄉。

滿坪康格達山的雪峰,融化的雪水形成小溪流,汩汩流淌十多公里,一直流進中川鄉民主溝,最終投進母親河的懷抱。在十多公里的路途中,經過了許多村莊,由于恰好從該村前方經過,村民便以地理形態命名為“前河”。

后成立鄉政府機構,保留了“前河”作為鄉名。前河鄉位于民和縣城以南65公里處,前峽公路、川官公路穿境而過,交通比較便利,鄉政府所在地海拔為2150米。據考,前河鄉田家村最早始于東漢“屯田戍邊”的軍戶駐扎此地,又因明代大量中原移民入駐河湟墾荒,使這里的人口愈來愈多。

田家社火話“太傅”

“青海的春節是從一場社火結束的。”這話放在民和縣前河鄉,一點也不為過。“太傅”是前河鄉田家村社火中的“角色”,在民和縣社火中獨具特色,其場上表演均為武將裝扮,頭戴“鳳天大翅”,身穿硬靠,妝化臉譜,戴著戲劇舞臺上用的長胡須,從臉譜上看,全為忠勇虎將。隨著社火隊的鑼鼓聲響,手持八卦彩燈,或踏舞步前進、或隨鼓聲后退,舞姿精湛,表演十分精彩,在場內出盡了風頭。

“太傅”表演融鑼鼓打擊音樂、舞蹈、戲曲、武術于一體,不僅有著深厚的文化積淀,而且與當地群眾的生產生活、風俗民情、文化觀念、宗教信仰、社會風貌等息息相關,從古老的祭祀活動開始,經歷了一個漫長的演變過程,成為漢族民間舞蹈的一朵奇葩。

前河田家社火中“太傅”表演,曾在2018年至2021年連續4年參與海東市社火調演,深得海東市民好評,大家都認為它是西北社火表演中極具特色的社火人物表演藝術之一,原汁原味地展現了社火最原始的樣子。

社火源于古代社廟聚會,是流行于民間的街頭文化,是融戲劇、舞龍、技巧、雜耍、舞蹈、演唱于一體的民間文化奇葩,是利用春節期間,開展的傳統民間的自演自娛活動。它來源于人們對古老的土地與火的崇拜。社,即土地神;火,即火祖,是傳說中的火神。在以農業文化著稱的中國,土地是人們的立足之本,它為人類的生存發展奠定了物質基礎?;?,是人們熟食和取暖之源,也是人類生存發展必不可少的條件,在遠古時期人們憑著原始思維認為火也有“靈”,并視之為具有特殊含義的神物,加以崇拜,于是形成了“尚火”觀念。對古老的土地與火的崇拜,產生了祭祀社與火的風俗,隨著社會的發展,人們認識能力的提高,使祭祀社火的儀式逐漸增加了娛人的成分,成為規模盛大、內容繁復的傳統民俗娛樂活動。

社火根據其表演形式可分為造型社火和表演社火兩類。造型社火主要展示人物造型和工藝,民和縣川口鎮南莊子村的社火以展示人物形象為主,也稱過街社火,表演社火主要在場院進行斗打表演。社火的種類主要有布社火、背社火、馬社火、車社火、芯子社火、山社火、面具社火、地臺社火、高蹺社火、血社火、黑社火等。民間社火以悠久的歷史,神秘、深厚的文化內涵,聲勢浩大的場面,受到廣泛關注,成為春節期間傳統民俗活動的亮點。民間社火經國務院批準列入第一批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改革開放給田家社火藝術帶來了新的生機,社火也得到了傳承,成為群眾喜聞樂見的民間文化活動。田家社火隊隊伍龐大,社火游演一般是探馬在前,后面跟著社火會旗、旗隊、鑼鼓隊、社火隊,最后是“獅子”等。社火隊主場是以“中郎”和“花姑”為主,按照三十六宿裝扮“身子”,是社火小場中的主演者。場外有“莊稼人”“胖婆娘”“太傅”角色等。在整個田家社火表演中,兩名太傅配合默契、舞技精湛,“中郎”“姑娘”演繹著古代陣法,展示社火藝術精粹;“財寶神”送財送寶送太平,喜話連天,祝福不斷;“莊稼人”“妖婆”妙語連珠、滑稽惹笑,為表演增添了喜慶歡樂氣氛。田家社火隊伍龐大,其中打旗、鼓樂器等裝扮人數上百人之多。

田家社火以送財送福為主,每逢春節,應家主的盛情邀請,到達邀請人的莊廓院,財寶神就開始招財送寶的演唱,內涵極其豐富,它與民和北部的社火區別較大。

“太傅”這種民間藝術在甘肅省臨夏回族自治州均稱為“秧歌”或“演鍋”。前河“太傅”作為民間文藝活動形式,有著廣泛深厚的群眾基礎,形成了具有濃郁地方特色的、表演經久不衰的群眾性文化活動。

“太傅”亦稱太夫,是古代輔佐國君的官員,為三公之一,位在太師之下,太保之上。據考察,“太傅”這一角色,與最早社火的來歷有關。據傳說,春秋戰國時期,楚莊王在城里過著安閑的生活,可是有一天,敵人的千軍萬馬包圍了城池,楚莊王并不著急,他慢慢地招集部隊,商議對策。敵軍人多勢眾,擺開了各種陣勢。不一會兒,有幾位大臣獻計說:“大王,我們有一個辦法,不知大王聽不聽?”楚莊王說:“快!馬上講出來聽聽。”

于是,楚莊王按照大臣的計謀,將兩位大臣裝扮成財寶神,兩位大臣裝扮成率兵大將,后面裝扮中郎、姑娘等人物,形成一支表演隊伍;楚莊王裝扮成一位最自由的人,反穿羊皮襖,畫成鬼臉;讓皇后扮成麻臉妖婆,而太傅扮成兩員武將,手掌八卦燈,在鑼鼓聲中場內狂舞,掌控場內一切,時刻保護楚莊王的安全……

整個隊伍都動起來了,鑼鼓喧天鬧著玩著,轟轟烈烈騙過敵人,走出重圍。從那以后,社火這種民間藝術就流傳了下來,“太傅”也就成了社火中的重要角色。

2018年,前河鄉田家社火被選拔到海東市進行社火匯演,“太傅舞燈”的舞蹈表演,吸引了全市人民的眼球,“太傅”將田家村的民風民俗和淳樸的泥土氣息表現得淋漓盡致;2019年,經民和縣文化館舞蹈專家的創新,“太傅”表演者由2名變為4名,這樣舞臺上的太傅更加有氣勢、有精神、有魅力;2021年海東市社火匯演,“太傅”又增加成8名,其場面不言而喻。

每逢春節,前河田家社火隊歡樂涌動的人群,讓整個活動現場彌漫著喜慶熱鬧的節日氣氛,同時祈禱來年風調雨順、五谷豐登、六畜興旺、生活富裕、人民四季安康,成為鄉村人民群眾文化生活中最重要的活動內容。

前河蜂蜜格外甜

小河在數千年的流淌過程中,兩岸匯聚了辛勤勞作、默默耕耘的勞動者。清澈的河水養育了近百代先民,他們在這里繁衍生息,代代相傳。每到春季,這里山花爛漫,春意盎然;到了夏季,處處油菜花香,蝶飛蜂舞。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早在400年前,生活在這里的先輩們便開始散養中華蜂。中華蜜蜂又稱中華蜂、中蜂、土蜂,是東方蜜蜂的一個亞種,屬中國獨有的蜜蜂品種。2008年前河鄉村民馬克英為了更好地保護和傳承土蜂養殖技藝,在前河鄉前河村成立了民和縣明康養殖專業合作社,以全新的理念,科學管理,培訓并組織社員擴大中蜂養殖,擴大產品類型,以綠色原生態蜂蜜為主,相繼生產銷售“穆蜂齋牌”野山花蜜、槐花蜜、土蜂蜜、蜂巢蜜、蜂王漿、花粉、蜂蠟、蜂膠等系列產品,現已是一家專業從事蜜蜂養殖,蜂產品生產、銷售為一體的公司,其產品多次參加省內外展銷會獲得認可。近幾年來,公司助力鄉村振興,連續五年總投入約150萬元,對周邊的建檔立卡貧困戶、孤寡老人進行幫扶,讓脫貧戶通過養殖土蜂自主創業,走上富裕之路。

前河村的馬存哇養了大箱蜜蜂,看到忙碌的蜜蜂,望著滿山盛開的野花,感慨萬千。原來馬存哇養蜂養出經驗了,在政府的幫扶下,他的收入不斷增加。年逾花甲的馬存哇家境貧寒,增收門路窄,這幾年靠養蜜蜂填補了家里的不少開支。據馬存哇的粗略估算,他家靠養蜜蜂的收入至少有3000多元,僅今年賣蜂蜜已收入1600元,每斤賣到50元。馬存哇介紹,按照當前的市場價格,如果養到20箱的話,那一年下來能有上萬元的收入。

利用這個優勢資源,前河村黨支部積極探索“支部+企業+項目”模式,通過黨支部書記帶頭養蜂,村“兩委”大力推廣,與企業積極對接,讓企業與農戶簽訂產銷合同,形成“企業+基地+農戶”的聯營養殖模式,相互幫扶,共同發展。通過帶動蜜蜂養殖規模,基地覆蓋區域約3000畝,企業在收購原料的同時,為蜜蜂養殖戶提供技術指導和養蜂基地建設服務,形成企業提供服務、農戶生產原料、企業收購原料并加工銷售的模式。

如今,土蜂養殖讓前河村百姓的生活越過越甜。

甘家川里大蒜香

提起紫皮大蒜,青海人最熟悉的便是樂都紫皮大蒜。然而,很少有人知道,前河鄉甘家川村也是紫皮大蒜的故鄉,這里的大蒜味道也非常濃郁。

夏季,走進甘家川村,只見村社周圍的川水地里,到處都是綠油油的蒜苗。甘家川村有著悠久的紫皮大蒜種植歷史,大多數村民都有著種植半畝地紫皮大蒜的傳統,一方面是給家里多些收入,另一方面也是對家鄉傳統產業的傳承延續。

據村民介紹,半畝紫皮大蒜,做成蒜辮子后大概能有1500元左右的收入,比一般農作物的收入要高不少。即便是這樣的收入,前河鄉的紫皮大蒜并沒有形成真正意義上的致富產業。在當地村民看來,種蒜需要勞動力,外出務工比種地更有“錢景”,所以,大部分村民都是零零星星種著幾分地的大蒜,自家用一點,給親戚送一點,再剩余的就賣點錢。

交通不便利也曾是制約這里經濟發展的原因之一。據村民回憶,很早以前,前河溝里沒有一條像樣的路,每年種的大蒜收獲后,都要用牲口馱著翻山越嶺到馬營、官亭一帶的集市上換一些口糧錢,一個單程就得走兩三個小時的山路。后來在黨的好政策支持下,前河溝里通了一條硬化路,一頭連著川官公路,一頭連著中川鄉,大家出行就方便多了。怎樣才能讓傳統種植業成為富民的產業?前河鄉的“當家人”在思考,甘家川村的“兩委”班子在思考,駐村“第一書記”也在思考。

今年年初,民和縣委副書記、縣長馬曉瑜的一次鄉村調研,讓前河鄉紫皮大蒜迎來了“重生”。馬曉瑜在前河鄉芒拉村調研鄉村產業時,了解到當地有種植紫皮大蒜的基礎,建議鄉黨委政府要重拾傳統產業,做好“蒜”文章。前河鄉黨委政府迅速行動,帶領村干部前往樂都區考察大蒜種植,并大力宣傳動員群眾發展紫皮大蒜產業,積極融入民和縣“6園+9帶+N基地”農牧業產業布局,爭取項目資金支持,建立了前河鄉紫皮大蒜種植基地。

甘家川村種植紫皮大蒜30多畝,涉及40多戶群眾。大蒜種植合作社技術人員親臨現場指導,村民們都忙著到蒜地里除草澆水、松土施肥、打藥防蟲。前河鄉氣候溫和、光照充足、土壤肥沃,適宜紫皮大蒜的生長。種植紫皮大蒜時,點蒜、掏苗、除草等全部工序只能靠人工完成,這也是大蒜品質好的一個重要因素。

前河鄉瞄準市場需求,把紫皮大蒜作為農業特色主導產業來抓,紫皮蒜成為群眾增收致富的金“蒜”盤。


版權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海東日報 版權均屬海東日報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單位和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

  

2、已經本網書面授權使用作品的媒體、網站,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及作者”。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依法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a毛片免费看全部播放_亚州AⅤ中文Aⅴ无码Aⅴ_人妻av无码专区hd_实国产乱子伦对白视频不卡_欧美日韩国产在线精品特黄_国产一级精品高清一级毛片